欢迎来到彼岸吉他!登录    注册
  • 章节: 第30期《彼岸吉他》 > 人物访谈

  • 章节简介: 与吉他相关的歌手 乐手访谈

  • 刘2的把戏 民谣歌手刘东明专访

  • 发布时间: 2015年5月12日 14:52
    文章作者:贝策
    阅读2605

  • 分享: 新浪微博 QQ聊天 QQ空间 腾讯微博 豆瓣 人人网 贴吧

第一次听到刘东明的歌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但第一次听到现场是在小钟的野草莓咖啡馆的一次演出,当时是老周一首翻唱调侃小钟的《从断桥到钱塘江》,然后就是看到你上场的《一个理想主义者的独白》,给我留下了特别深的印象,在你的音乐里,真诚、良好的叙事性之外调侃幽默真的是出神入化。记得你奥运期间离京的“避运”,当看到这个的时候,整个人笑的人仰马翻。 很早就想,什么时候能对你们这样一批歌手做一次系列的专访就好了,愿望从小钟开始,几年前实现了第一个愿望,今天得到你的回复便开始了这次采访。我就从我对你开始的印象和你的经历以及和吉他的故事一点点开始我们的访谈吧。 1. 我们就从吉他开始吧,看你的文章知道你的吉他是跟小时候一个无名吉他师傅学的,那是几岁的事,你的师傅现在还弹吉他吗?是什么吸引了你开始了吉他之旅? 东明:我学吉他时已经18、9岁了,算是挺晚的。我和老师有好多年也没联系了,不过据我所知,由于一些现实问题,他也不弹琴了。吸引我学吉他,一方面是因为从小就喜欢流行音乐,喜欢唱歌;再一方面那时候没有方向感,不知道将来去做什么,直到碰到吉他,一下子被迷倒了,觉得这就是自己要走的路。 2. 学吉他,学会的第一首歌曲是什么,花了多长时间呢? 东明:第一首歌不记得,我学吉他是先学电吉他,因为老师是第一届迷笛学校毕业的学生,他毕业后就回了老家。我学的教材也是他带回去迷笛教材。第一支完整的吉他曲应该是“火光冲天”,这个凡是迷笛吉他班毕业的学生应该都知道。从练“爬格”到弹好这个曲子也得一年多时间吧,具体忘了。 3. 小时候有没有因为会弹吉他而泡过姑娘呢(哈)? 东明:没有,我学吉他时已经不读书了。社会上也没有音乐氛围,我们小县城的姑娘那时好像还不喜欢文艺。 4. 家乡的环境或者说家庭小伙伴们对你的现在是一个怎样的影响,我能想象你连载的文字里有无数在我看来似曾相识的画面,曾经的时光怎么长成了现在的你? 东明:创作多数来源于生活,有自己亲历也有道听途说。我更喜欢远远的欣赏,或者过后去思考,当时我可能会有一些距离保持,一直这样,可能与我的性格有关。 5. 在家乡的时候走过穴么?我的彼岸吉他的另一个合作者老齐每次和我谈起来以前他们走穴时候的情景,就让我想起来贾樟柯那样的电影场景,真实好玩又带着时代的无奈,民间的文艺在你的家乡旧时光是一个怎样的状态? 东明:我没有经历走穴,我在老家学了两年多吉他就来北京了。不过我接触过当时在老家走穴的人。我记得有一个朋友跟着那种广场上搭帐篷表演脱衣舞的伴奏乐队打杂,那个朋友特别聪明,后来学会了吉他、贝司、键盘,就和他们一起演。据说后来他走穴都走到“同一首歌”了。我们家乡,在我青春期那个年代没有什么文艺可言,包括地方曲艺:柳琴戏、拉魂腔等等,早就没人在演了,剧团也都倒闭多年。 6. 是什么让你决定离开家乡,来到北京并以地下通道卖唱的方式开始这艰难的音乐历程? 东明:就是我之前说的,当我接触到吉他时,我觉得这就是我以后该走的路,其实那个时候就打算要去北京,因为都知道搞音乐要去北京嘛,只是先给自己两年学琴的时间,我清楚自己不是当乐手的料,学琴只是为以后创作用,等把基本技能掌握了,也就是我去北京的时候了。我不喜欢放大一些事情,我不认为我卖唱是艰难的历程,相反,我觉得那几年是快乐的,也锻炼自己在唱歌上面的功力。 7. 卖唱的经历中,一定发生过无数的故事,最无奈和最感动的事是什么? 东明:以前说过多次了,最感动的当然是可以打动很多路人,他们会停下来听你唱歌,会给你钱,会为你鼓掌;最无奈的是很难打动警察、保安、城管这些叔叔们。 8. 当时是冲着我就要成为音乐人走下去这个决心而来的吗? 前两张专辑的录制是你自费录制的,我想这也是时代、技术等的力量给了我们每个人这样的可能性,如果放在以前可能我们所有人都的仰仗唱片公司出版公司并且是唯一的出路,你对从校园民谣时代后你们这批音乐人的发展路径和状态有怎样的理解或者感慨呢? 东明:我刚来北京那几年独立音乐还没这么成熟,大家发唱片还是得依赖正规的唱片公司。包括我自己做的第一张样带,也是到处找公司。我记得最早做自己发行的应该是杨一,那时候他在美术馆的小公园卖唱,自己录了些唱片卖。我自己更喜欢校园民谣以后的这批民谣音乐人,他们歌里反映的东西更多,不再是那么单一的风花雪月,有了抨击时事、有了古诗词、有了民间文化、有了更多的生活琐碎,音乐上也比校园民谣时更多元。 9. 正是像你这样的脱离了主流文化审视的艺人才让文艺界真的注入了一股活水,你自娱为文化部免检歌手(我们也是一本文化部免检的杂志(哈)),这种真正独立的文艺精神是我们这个时代是缺少的,但随着时间发展,好像这样一股风潮要过去的势态,新一代的歌手似乎在唱片工业因为互联网被摧毁后找到了类似中国好歌曲,好声音这样的竞技体育式的新娱乐工业做为新的模式,你对这些现象有哪些思考和担心? 东明:目前自媒体在传统媒体,特别是电视媒体面前还有些差距,特别是像我这样懒惰和愚笨的人。年轻人通过多年的努力发现没有电视机里一夜成名那样来得快,这确实有很大的吸引力。不过,我还是觉得音乐需要沉淀,需要积累。希望以后传统媒体很多的关注独立音乐人的创作,理性地去报道他们,而不是光靠选秀节目。 10. 而你这种独立地自由地四处吟唱的自我完成的歌手,也代表了一种歌手生态,好比古时候的吟游诗人,把真正的歌谣撒向民间,收获实实在在的果实,在这样的旅程里,你感受到最大的苦闷或者欣喜是什么? 东明:艺术创作本身就是个苦闷的过程,当你学会与它为伴,并且做出让自己满意的作品,你会感到欣喜的。 11. 你云游四海,在南方北方穿梭,在地域的背景下,北方歌手这样的粗狂真实的风格,会像相声那样也有遇到南北差异所造成的认知偏差吗? 东明:我可谈不上云游四海,那是铁拐李,哈。我只是每年会到一些城市走走,演演出,开拓下自己的眼界。我相信好的作品不是在家憋出来的,一定是你有了生活、经历以后,不知道哪一刻就化为你创作的素材,这些偶然的灵感是你经历的必然产物。我自己倒没有觉得有南北差异,南方人看演出的热情一点不比北方人矜持:),歌词上我是用普通话写,也没有障碍。 12. 你的作品特别的接地气,是随意的有感而发,还是刻意去写某种风格的东西,在你的歌曲里能听到各种各样类似寓言故事这样的叙事,但又很难发现这些是传统民间老故事的萃取,你是怎么找到这些题材融入自己的作品的? 东明:这个问题的答案和上一条是一样的。没有刻意去做什么类型风格。 13. 《国王,小鸟》是根据那部同名法国动画片有感而写吗?这首歌令人耳目一新,特别是里面加的那段口琴,使这首歌显得有点隐秘可爱,能讲下它的创作经历吗? 东明:不是。这首歌的上半部分歌词是源自蔡明亮的一部电影,电影里,一个老头一个老太太(外国人)在通道里卖唱,字幕翻译的唱词就是那个。我觉得有意思,就续了第二段词,重新填了曲。我不知道原来的歌叫什么,查不到,估计应该是某个国家的民谣。 14. 《根据真人真事改编》这是一首旧曲新词的歌曲,第一次听到这首歌的时候,对这首歌的词作简直拍案叫绝,听完这首歌像看了一部哀伤的电影,画面感无比强烈,好像自己就是歌中那个在巷子口啃着烧饼的人,能给我们分享下这首歌的创作背景和故事吗? 东明:我写歌有些素材是源于其他的歌曲,有时也会是从别的文字或电影里得到灵感。这首歌原曲就不说了,太有名了。2005年我住在通州的一个村子里,这个村子也住着一些站街女,我每天骑车去街上小饭馆吃饭,都会和她们相遇。她们大多都是拖家带口,有的老公也在北京干苦力活,她们就做这行。她们的生意基本上也是出苦力的男人去光顾。是一道很独特的风景线,在我心里,从来不认为她们的职业有什么肮脏的地方。 15. 你平时的创作灵感来自哪里?你爱喝酒,它会对你的创作有帮助吗,一般写首歌会用多久时间? 东明:没有任何帮助。写歌顺其自然,没有时间限制。再伟大的艺术家也有创作枯竭的时候,到那一天,我也会顺其自然的把吉他放起来,不写了。 16. 这几年民谣比较受欢迎,甚至有些民谣都成为了流行歌,按说这个时代好像不是民谣乐的土壤。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情况? 东明:这几年是民谣热,以前有过金属热,也有过朋克火、垃圾金属火的年代。有些虚火,别太在乎它。这些不是我该考虑的东西。 17. 上张专辑加入了些不同的风格,这样做会不会担心比较失去民谣的味道? 东明:风格不是问题,我从来也没有统一过风格,看当时的状态,不刻意去做成什么就好。 18. 你是怎么认识老周他们的,能讲一讲你们间的小故事吗,我想一定很有趣? 东明:老周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我们认识是当年在无名高地当驻场歌手的时候。之前,我只在杂志上见过他,那时候还想,什么时候能和他也一起演演出什么的,结果忽然有一天就一起演了,小理想实现的比较快,哈。 19. 你和老周应该说是民谣歌手里最幽默的两个歌手,面对生活和音乐我想你们经历的坎坷和不被认可肯定很多,是什么样的精神让你们保持这样好的心态和创造热情? 东明:老周是个真正幽默的人,不管在文字上,还是生活中。我在生活中比较古板,不熟的人面前,话不多,头几年喜欢在网上贫,过后再看,很多时候都贫不到地方去,反而有些散德行,所以这几年也收敛了不少。心态要保持好是对的,怎么去保持,每人有自己的方法吧,我不能代替老周去说他。我自己觉得还是一个价值观的问题,不去把音乐目的化、功利化,这样就会好很多。我自己当然也有不顺心的时候,比如说觉得不如自己的音乐会受到很多人的喜欢,自己辛苦做出来的演出没有人去现场,但过后再去想,干嘛那么强的目的性,就会平衡不少。至于创作热情,我觉得要客观的去看,还是那句话,当你写不出来让自己满意的作品时,就放下,做音乐,千万别执着。 20. 你和老周,万总,小钟的经历非常相似,除了老周顺利的完成了传统意义上的大学生活,你们几个都是从很早就接触社会,有时我在想,幸好是这样,要是按部就班也许这个教育体系真的又毁灭了你们这样一批优秀的音乐人,真的是与社会的深度接触造就了你们敏锐的视角,让我们看到了一群自我成长和教育而长出的一片壮硕的音乐庄稼人,有人比喻民谣就是 地里的庄稼。 而你们真的是这样的农夫,这样的经历是我特别好奇的地方,你怎么看待你们这群真正的民谣农夫? 东明:你上面提到的几位,虽然生活中都是我的朋友,但论起音乐上,他们都是我的前辈,比我出道早,我本身从他们身上就能吸取到很多值得去学的东西。音乐风格可以不同,但好的音乐一定是真实的感触,我不相信一首违背自己内心的歌能把自己唱动情,更别谈打动别人了。从老周身上我能得到这些感动。 21. 可以认为民谣在国内经历了三个阶段就是80年代的一些具有民谣风格的流行歌曲如橄榄树,外面的世界,90年代的校园民谣以及2000后的新民谣这三个时期吗?你认为未来民谣还会有哪些形式或内容的变化? 东明:从消费市场上看,可以理解这是三个大的阶段,但我觉得民间一直就不缺少用心去做出好音乐的人和作品,人外有人,只是很多可能不被别人听到。未来当然希望好的越来越多,不要被民谣风的虚火所左右,年轻的一批,还是需要多沉淀。 22. 像生命一样,所有事物都遵循着抛物线一样的发展历程,这几年整个民谣圈的创作热情似乎减弱了不少,面对创作,你怎么看待这样的事情,自己有没有遇到创作上的问题? 东明:不求量但求质,唱片不一定多出就是好事,出就出的像模像样。我之前也和朋友讨论过这个问题,就是创作上觉得越来越难,特别是歌词上,老找不到想表达的。之前看到万晓利和李志也有相同的问题困扰,这是正常的。不说别人,光说我,有待再观察,希望瓶颈期过了能再喷出来些东西,要是瓶口封的太死,那就放下。 23. 我是自行车爱好者,曾经独自从北京骑行回过洛阳老家,看到你的新摩托车很帅,什么时候走川藏线叫上我哈, 除了音乐,车,鞋子,你还有什么样的爱好? 东明:惭愧,我没有你那么厉害。我平时大部分时间的安排是白天看书,偶尔弹琴、晚上看电影。看书我算不上多,以小说为主,我觉得应该多看书,这是个非常好的爱好。电影我看的比较多,这些年只要没事,平均每天都会看两到三部,不分类型。最后就是偶尔和朋友们聚聚。 24. 作为一个鞋子控,能不能分享下这其中好玩的? 东明:我理性的去分析过,我喜欢衣服、鞋子这些更多的是因为自己的自卑心理。我是个身体有缺陷的人,从小的时候就害怕别人另眼相看,所以就想把自己打扮的漂亮一点,来掩饰这些不足。成熟以后这种心理会好一些,但完全没有是不可能的。后来慢慢就成了一种不好的习惯,老爱瞎买衣服和鞋子,有的根本就穿不着,是种浪费。好在,也可以做些好事,我去年光往山区就捐了七十多件衣服。(我保证都是洗的干干净净寄过去的) 25. 看你的豆瓣你连载了几篇短篇小说,我看了其中几篇,浮生之轨还没看完,感觉非常引人入胜,文字也会成为你一个新的方向吗? 东明:以后的事情不知道,也许写不出歌就写小说吧,没想过。 26. 上次在东四的剧场看了小河老周你们策划的话剧,对你的表演除了惊讶就是惊讶,在表达上也许所有的艺术形式都是相通的,有一天你会做一部自己的电影或者这种综合性的艺术表达吗? 东明:“金色推土机”首发演出吧,那个小舞台剧是根据我的一首歌《残狗阿明》改编的,我和老周说这个演出我不想唱歌了,就把那首歌写了个剧本,把我的朋友梅二叫过来就演了。要说想以后做话剧演,也是那之前想过,演完就再也不敢想了,隔行如隔山,真不是随便弄的。电影,从来就没敢想过,那是最复杂的综合艺术,我能当个好的观众已经知足了。 27. 在音乐的路上有没有灰心说不干了的时候,就像遇到一个心爱的姑娘由于种种原因不能娶到手的无奈? 东明:不干音乐了肯定不是因为现实的艰难,所以谈不上灰心。爱情遇到过就好,在我心里,完美的爱情不一定是在一起的。我很幸运,遇到过,我们不在一起了,但都爱着对方。 28. 假如你没有选择来到北京,现在的你也许会在做什么? 东明:不知道。估计八成在地方上做个小买卖,混好了就是有房有车那种。 29. 父母家庭对你这样做音乐的状态是否支持,我知道对于那一代的父母我们总是认为这些是不务正业,他们有没有给你有过压力? 东明:这点我也很幸运。我从年轻时代,我的母亲就告诉我,男人志在四方,我的哥哥十八岁就之身出来闯荡,几年后,我也出来了,没有她的支持,这都是不可能的。 30. 新的一年有怎样的计划,会继续推出新专辑吗? 东明:2015年,首先就是准备新专辑的事情,现在歌曲已经全写完了,开始进入编曲工作。 最后,感谢你们对独立音乐的支持和对我的喜爱,谢谢!
要删除该商品吗?
关闭



数量:

总金额:

删除 取消
支付提示
关闭

请您在新打开的网上银行页面进行支付
支付完成前请不要关闭该窗口

支付遇到问题 完成支付了
注册为彼岸用户
关闭
E-mail:
    请选择邮箱类型-支持键盘↑↓键选取
  • @163.com
  • @126.com
  • @263.com
  • @qq.com
  • @hotmail.com
  • @gmail.com
  • @sohu.com
  • @chinaren.com
  • @yahoo.com.cn
昵称:
密码:
确认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换一张
  《彼岸网使用协议》
  已注册?登录

便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登录彼岸吉他网
关闭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了?
 
  没注册?注册

便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彼岸吉他APP
iPhone、iPad、安卓全平台支持!欢迎下载使用!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