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彼岸吉他!登录    注册
发帖子
求谱子
上传谱子
发布教程/谱集
发布线下培训
+快捷按钮

PART1-吉他课堂

-
金耳朵是怎么练成的[4]量身定制(扒带中如何选择合适的调)换好大横按[下]大横按不过是个纸老虎[视频+图文]弹唱前的准备-定调

PART2-乐手访谈

-
我是不舍昼夜的少年!民谣歌手/空山乐队主唱-蒋明访谈录

PART3-软硬兼施

-
iKaopu靠谱-在线乐谱编辑系统-让你像码字写文章一样在线轻松制作可互动乐谱太阳风RA-21S云杉桃花芯面单吉他全面测评

本专题弹唱吉他谱

-
赶路(ikaopu可互动乐谱)沉香亭(ikaopu可互动乐谱)送情郎(ikaopu可互动乐谱)写给黄淮(ikaopu可互动乐谱)一半人生 电影《飞驰人生》主题曲(ikaopu可互动乐谱)生僻字不染留点青春彼此好好过 (ikaopu可互动乐谱)谁在乎那悲伤(ikaopu可互动乐谱)浪子回头世本常态遥远的你我要找到你 原版(E转F)(ikaopu可互动乐谱)最远的你是我最近的爱 原版(ikaopu可互动乐谱)为你难过(ikaopu可互动乐谱)tell me it's over

本专题指弹独奏/尤克里里谱

-
往后余生 指弹版(带指法安排)(ikaopu可互动乐谱)平凡之路-杨鑫编配(ikaopu可互动乐谱修订版)一半人生 电影《飞驰人生》主题曲尤克里里弹唱(ikaopu可互动乐谱)女儿情 尤克里里弹唱(ikaopu可互动乐谱)
[新]第35期《彼岸吉他》新春特别版[全新发布]+20首精彩吉他谱【电子版】
¥0.00

民谣歌手/空山乐队主唱-蒋明访谈录

我是不舍昼夜的少年!

蒋明-民谣歌手/空山乐队主唱/前南都娱乐周刊副主编 蒋明,民谣歌手,自2011年之后推出了三张个人专辑《再见北方》、《罔极寺》、《空山》,及一张限量版EP《你好陌生人》.2011年凭《再见北方》获得华语金曲奖“最佳民谣艺人”、“2011年度十大华语专辑”,南方音乐2011颁奖礼“最佳民谣专辑”等多项大奖,并提名华语音乐传媒大奖“最佳国语男新人”、“最佳民谣艺人”。2013年凭《罔极寺》获首届华语民谣奖“最佳民谣歌手”大奖,并获华语音乐传媒大奖授予“百家传媒年度超越大奖”。 蒋明的作品有一个专门的称谓:文学民谣。这是他的听众为他专门命名的派别,意指蒋明的歌具有浓厚的文学韵味与人文情怀。 蒋明是七零后。他的歌体现出了跟他的年龄、阅历相匹配的深度和厚度,2010年后出现的作词最具个人风格的音乐人,当首推蒋明。蒋明的词首先当然很优美,其次,他的词很真实——不是声嘶力竭炮轰社会现实的那种真实,而是层层深入,触及人生真相。 台湾殿堂级音乐人、《龙的传人》作者侯德建认为:蒋明的歌与两千多年来中国诗人的心灵隧道直接通连。 由蒋明领衔的空山乐队,延续着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沉静质朴、传承诗歌之感悟,编配中除了民谣乐队必备的木吉他,更加入笛、箫等民族乐器,使音乐呈现更具东方古典意境。几年来,空山乐队进行多次全国巡演,也登上了迷笛、草莓、东海等全国各大音乐节。 █本期我们有幸邀请到了蒋明老师,和我们一起聊聊他的音乐历程,以及学琴创作过程中的点点滴滴。希望对大家学习音乐、学习吉他以及音乐创作有一些帮助。 █关于生活和成长 彼岸吉他:老家西安,童年、少年成长的地方给你的音乐有哪些影响和滋养? 蒋明:必然是它的厚重、历史的份量,这种厚重在离开之后于异乡生活数载更加显得突出,古老东方情结与当年逃离故乡的内疚式救赎相融合,这也是我在创作中多次提及西安的原因。 彼岸吉他:小时候也有和你类似的经历,被戏台、舞台所吸引,对于性格内向而敏感的人会对那些吹拉弹唱产生非常好奇的兴趣,那时候的你有过什么有趣难忘的经历吗? 蒋明:小时候奶奶是合唱团的指挥,她也是一名音乐老师,家里的大庭院常常汇集了来合唱的人,年龄还小的我游戏嬉戏于她们中间,年复一年,懵懂中受到了洗礼,再长大后作为一个舞蹈演员,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站在侧台看歌唱演员唱歌,昏暗的背景与飘忽的歌声很美,这是我以后下定决心去唱歌的一个诱因。 彼岸吉他:陕西的秦腔可以说鲜明表现了豪迈粗犷的关中人,这些传统戏剧你是否喜欢?记得自己小时候看戏却只关注那些刀枪剑戟,直到有一次突然听懂看懂了剧情,从此才知道很多东西需要专心才能深入,你是否也有类似的时刻,突然长大了,突然门开了,想要的表达接踵而来了? 蒋明:学会表达对我来说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没有所谓的突然长大,都是积累后的醒悟。年少时候写的歌曲,现在看来不忍目睹,那些幼稚虽然是纯真的一面,但却不能放之江湖。我有一个观点,30岁之前不要创作,除非你是天才。 彼岸吉他:因一部电影而去跳了舞,而对于音乐您又是如何开始的?并深深被吸引埋下创作的种子?哪一首歌或者一个人、或歌手从那时候彻底影响了你? 蒋明:大众流行文化对每一个青春的孩子都是有吸引力的,我所处的时代流行音乐文化恰恰是辉煌时期,国内的文艺氛围刚刚打开,音乐尤其当其冲,而其中台湾对传统文化的继承。香港对欧美音乐的舶来都令人内心激荡,我们自然就身处其中有样学样了。 彼岸吉他:舞蹈和音乐都是最具表现力的艺术形式,是什么力量让你最终选择了音乐? 蒋明:舞蹈是个体力活,并且会让人身体上伤痕累累,并不能久而为之。而且时代的流行风向与创作对于我的吸引力以及当时朋友圈的鼓励都是我一步步走向音乐的契机。 彼岸吉他:作为和改革开放一同成长起来的一代人,那时候对于兴起的流行音乐像火种一样迅速星火燎原进每个人的心灵,那种对生活和自由的渴望,让现在的年轻一代看起来会不可思议,而在其中并深深受影响的你,是怎么的一个状态行将其中度过了整个青春? 蒋明:不停地吸收、积累,虽然那个时候并不是有意识的去积累,只是毫无缘由的爱,从港台到卡口,一房子的磁带、唱片到如今还保留着。那个时候听到谁家有一个没有听过的歌手,骑上自行车就去了,带一盒空白磁带去翻录,然后手抄歌词。我记得那个时候搞乐队的谱子都是油印的,一套鼓谱要几十元上百元,这在资源贫乏的年代是精神上的财富。 彼岸吉他:木心先生那句:“一只辩士的眼,一只情郎的眼”看世界,你从娱乐编辑乐评人的身份转变为一个歌手,作为编辑乐评人的那只眼,你怎么看待目前国内音乐的发展?特别是感觉国内相对小众的民谣和摇滚乐目前的现状。 蒋明:目前的音乐环境已经是无门槛的全民参与了,所以也鱼龙混杂,良莠不齐。但从圈里专业角度来讲,随着全民参与,其水准也在快速提高,特别是一些小众的职业歌手,他们的水准与创作力已经远超想象。但在大众音乐层面则太注重功能性与迎合性,网络歌曲、广场舞音乐一直在表现着音乐的无节操,不思进取的重复与媚俗。摇滚乐则在相当长时间担当了社会问号的作用,几年前这种责任转接给了民谣,再到现在,这些文以载道的责任都快消失了,年青一代音乐人的崛起,带来的更多是技术与意境之间的改变,但内涵上在注重个人感受之外,缺少对社会深层次的解剖。或许这是个时间问题吧! 彼岸吉他:而从这种混沌的娱乐世界转换到纯净淡然的音乐世界,其中会否有不适应的地方?“两只眼睛”会否“打架”?还是对于你来说娱乐是身在其中置身事外,音乐是置身事外身在其中?会有那种沮丧的分裂感吗,或者相反的感觉? 蒋明:其实,早在我于报社上班的时候,就已经是人格分裂了,白天干编辑,晚上干歌手,这种融合倒也能自得其乐,并从其中相互求证,以完成对社会的认知。 彼岸吉他:如果不做音乐人你会像歌里唱的那样生活吗,还是会再出世入世般投入世事纷繁? 蒋明:说不定。要看生活情况而定。没有经济压力的情况下,我当然愿意选择远离人群。 █关于创作和作品 彼岸吉他: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写自己的原创的?能讲一下创作的过程吗?创作是水到而自然走来,还是有会命题式的? 蒋明:大概时间是初中二三年纪吧,开始写歌词,就是那种风花雪月强说愁的,高中时候开始写曲子,情歌为主,写给当时的女友,或者想象中的某些离别。总之是爱你爱我,死去活来那种,因为学生的状态很单纯,你总不能让他去歌颂学习吧,所以爱情有时候是唯一主题,而且那些创作也都是属于抄袭型创作。 彼岸吉他:我们知道创作者都有一段非常冲动创作密集期和空白期。创作过程有没有掏空自己的感觉?或者说其实每次创作都是一次满足? 蒋明:真正的创作者一定会有把自己掏空的感觉,特别是对生命体验敏感的作者。第一是他们不愿意重复自己,再之,一个观点的提炼与创作是个高度凝结的事,写完之后,再形成新的想法与观点之前,都会有一种空白的感觉。 彼岸吉他:当音乐技能层面的东西已经完全成为下意识的存在的时候,创作的灵感或者动机您是怎么去捕捉并最终升华成一个完整作品的? 蒋明:这是种很神奇的存在,往往不知道灵感这种东西会带你去向何方,也不知道它怎么来逗留多久,所以很多创作者都有随手记录动机的习惯。我认为灵感皆来自生活,也许后发也许隐忍多年,它一旦来临,就会和着理智、技巧等共同来完成一首作品。 彼岸吉他:有的歌手,像我比较熟悉和喜欢的小钟,他那种密集而且高质的创作产出速度,有时候让人非常惊讶,一个歌手或创作者是如何才能保持一个旺盛的不趋于单一风格和感受的创作能量和热情的? 蒋明:首先是不停的创作,积累多了自然有好作品,或者说量变产生质变。再有要不断阅读,以及开阔知识面,这也是灵感隐藏其中最好的路径。说到单一问题,一个成熟的创作者都有,这是辨识也是枷锁,是个双刃剑,要用不停的思考来让其变化。 彼岸吉他:对于一个听众,会经常感到创作者从最初的通俗易懂惺惺相惜到后来甚至有点无法理解创作的作品,似乎创作者最终变成了完全个人化情绪表达,你如何看待这种创作的变化? 蒋明:正常,听者往往注重第一印象,他们之所以喜爱,是你契合了他的心态,但创作过程是一个不停思考的过程,特别是随着年龄的长大,社会视野的深入,往往会触发创作者内心隐藏的渴求,这个时候听者与创作者往往就脱节了,一个还停在过去,一个在诉求当下。其实是创作者在前行,且不论品质高下,这一定是种可贵的精神。至少不会像流行歌手为了迎合歌迷,一直停留在情爱的世界里为老不尊。 彼岸吉他:未来在音乐方面会有怎样的规划?包括生活空间的安排,好像最近好多歌手都定居大理,远离大城市,到远方令我们遐想的地方,这会对创作带来更多好处或灵感吗? 蒋明:无所谓大小城市,大隐隐于市,只是一些区别于大城市的偏远小城,令人产生美好的遐想而已。我随遇而安,大小皆可,也应该不会对创作带来改变,毕竟哪里的世界与人心都一样。 彼岸吉他:你表达过不喜欢金属、说唱类型的音乐,你觉得自己的性格和在音乐上的表达有怎样的相互关系或者说为什么这样的自己有这样的表达? 蒋明:我不太喜爱一些发泄型的音乐,纯粹的身体发泄,这对音乐的内涵是意义不大的,如果说这种发泄能触及灵魂,那纯属于扯淡。 彼岸吉他:《给老六写首歌》的编曲形式是我听过最好的的一种对传统戏剧的融合,简直浑然天成,能讲讲这首歌的创作过程吗? 蒋明:老六是个诗人,我们因为文字而相识相知。但这首歌创作的时候我还并未见过老六,只是在他的诗歌中拼凑了他的形象与性格,后来我发觉,这种形象也是无数中年人的形象,青春消退,壮志未酬。那种悲悯是整个一代人的悲怜,一种古老的生命法则延伸到当下的无奈,所以说歌里有戏剧有唱腔,我希望那表达的是一种命运亘古的延伸。 彼岸吉他:《好了歌注》这种作品,对于改编的诗词作品,好的改编给人的感觉是,就该是这样唱的感觉!有一种古今他我的灵魂附体,有时候觉得这种诗与歌的结合是有如神助的天作之合,好像亲姐妹终于在乐音里相聚了,看到听到后就会觉得惊喜的:“啊,呀,就是这样!就该是这样!”,当你改编诗歌的时候,会有忐忑怕改编不好吗,或者这种类型的创作是一种什么样的过程? 包括你改编的木心先生的《从前慢》,这类作品是如何就“冒出来”的呢? 蒋明:其实你的提问已经回答了你的问题,就是一种水到渠成,对于诗歌,特别是古代诗歌,我从不雕琢,顺口而来,来什么就是什么。 彼岸吉他:《赶路》给我的印象感特别强,可能是由于节奏和你其他作品不同,曲尾顾城的《墓床》诗句“人时已尽 人世很长”,在很多民谣歌手的作品里都有出现,每每听到莫名感动,这首作品有什么创作背景和故事在其中吗? 蒋明:那时候一些朋友离去,刚刚感受死亡在生命中的真实体验。我的思索是,人皆赶路向终点,或一脸愁容或心怀喜悦,把此生当做休息的驿站或者忙碌的尘世都好,总会自然完结,何必纠结。那就去看看朋友,那墓地在山岗,一路是去探望他,其实也是在走着自己的命途,这一路所思所想成此歌。而用雷鬼的节奏来表达内心的轻松与步伐跳跃之感。 █关于文学诗歌音乐 彼岸吉他:你的歌里会让人联想起顾城、海子那一代的诗人,本身你写的歌词也特别诗意,诗和歌你怎么看待它们,或者哪些诗歌对你影响至深? 蒋明:现代诗已经自由到了不受音律约束的状态,但我喜爱的还是那种文字里天生带有律动的诗人,这或许和音乐行里一个人有节奏感是与生俱来一样吧。在古代,人们规定了严格的律,所以唱起来合仄押韵,也就是说,古人的诗与歌是相辅相成的,诗不能入歌是不可能之事。所以,所有有律动的诗人我都爱的。 彼岸吉他:能给我们推荐一下你平时喜欢读的书或喜欢的乐队歌曲什么的吗? 蒋明:我基本上是个杂货铺,音乐文学中什么类型的都读,所以在此推荐也就免了。可以这么说,能表现传统文化中精髓的我都爱读或听,但不是那种什么茶艺啊中国风之类的。 彼岸吉他:越来越多的创作者开始把传统文学和曲调融合到音乐中,像你、周云蓬、小钟、万总等,您的音乐作品也变得越来越古早味越来越简单,后面会有更多这种风格和类型的作品吗?古典传统的东西怎样才能更吸引年轻人? 蒋明:古典的东西最好不要吸引年轻人,要不然就会被他们冠上潮流先锋的标签,古的东西就古着来,你想改变它,先学习它几十年再说。 █关于音乐现状 彼岸吉他:民谣歌手,这些年逐渐远离了北京这样的一线城市,更多开往全国各地各种巡演,是由于生存压力,还是一种真正的回归,回到产生他的那片土地? 蒋明:这应该不是回归,是开放。以前的民谣歌手能去巡演的没有几个,而且票房并不理想,如今的音乐环境在全民参与和小众交集大众圈里的并蒂发展,这些都使民谣歌手有了更加广泛的能力和经济的支撑、据说现在比较火的民谣歌手巡演一圈一个房子的首付就有了,这当然是好事,只有有了资金,没有了后顾之忧,音乐才能健康的独立发展。也才能真实的回到那片根源的土地。 彼岸吉他:现在的民谣已经被定义的越来越宽泛了,似乎只要是吉他弹唱的创作歌曲,都被称为民谣了,你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蒋明:和是个年轻女孩就叫美女,是个小伙子就叫帅哥,是个工匠就是大师一样,一个随意的称呼,不必在意,是不是主编? 彼岸吉他:从你以及像万晓利、周云蓬,等一批歌手身上,我们看到了真正的纯真、那种从土地里长出来的精神状态和质朴的表达方式,我一直觉得在现阶段的中国出现你们这样一批歌手简直是一个奇迹,面对繁华城市、浮躁社会、面对自己不喜欢的事物,你会怎么应对?会感到孤独或者无助吗? 蒋明:孤独是相对外界的定语,只有自己内心脆弱不坚定怀疑黑暗的时候,孤独会愈加强大。至少我目前没有这样的感觉,我对此表达形式发自内心的坚定与喜爱,我觉得这是对的,且不论别人如何,做自己正确的事情并乐在其中,哪还有时间去想窗外的事情。我觉得云鹏小钟他们也是这样感知的。 彼岸吉他:我是从《啊,朋友再见》这首歌“按图索骥”认识你的,这首歌里都是我喜欢的民谣歌手,这样的一个作品是怎么促成的?我觉得她一定是个有趣的过程? 蒋明:也不会像外界想象那样复杂,就是我写了一首歌,经过和制作人研究后,觉得一群人唱会更加契合这首歌的时代精神,我就找了几个常来往的朋友,让他们,每人挑一段,他们挑完后只剩下第一段没人唱,那就我来吧,然后大家各自录好发来,赵照给统一了音色音量,配好了和声,一首歌就成了。 █关于乐队 彼岸吉他:您演出一开始,就是以蒋明&空山乐队的形式出现的吗? 你是如何寻找到自己的乐队伙伴的,有时候觉得这和找女朋友一样困难^_^,需要很多机缘和契合,能讲讲你们的小乐队吗? 蒋明:哈哈,比找女朋友更难。第一要遇到有时间的人,在北京这会好办些,职业乐手很多,在广州很难,音乐人大都有一个正职,光靠音乐不能养家糊口,所以能巡演的人少之又少。第二是志同道合,要喜爱认同这样的音乐,共同研究排练,并且步调一致。第三是人与人之间的性格要和,不然光谈音乐相投不管用,人不搭调很快散货。难。 彼岸吉他:民谣音乐现场乐队演出中自由即兴的成分越来越多,能谈谈你对即兴这个乐手经常面对的问题的看法吗? 蒋明:即兴是基于大家对歌曲的熟练程度和内心契合度,一个人的即兴简单,嘴跟着手而已,一群人的即兴难,那是一种骨子里的认同感和举手投足的相随,特别是长年浸淫在一种文化里的有规矩的反叛与自由。目前,特别是民谣圈里的即兴大都是高八度低三度或者是间奏与和弦之间的配合,比较简单些。 █关于吉他 彼岸吉他:我们是吉他杂志,能讲讲你学吉他或者接触第一把吉他的经历吗? 蒋明:一定红棉啊,一把蓝色的红棉,那一代中国孩子的通用琴。说实话我没怎么学过吉他,属于半途而废,学了一些和弦就罢工了,所以至今也不敢上台给乐队伴奏。吉他没学好,倒是上面贴了一大堆明星头像,看起来有加持作用。 彼岸吉他:吉他在你的创作之中具有什么样的地位?在音乐制作中,对此你有什么独到的心得吗?吉他在做为伴奏乐器的时候,怎么样能够出来更多的个性色彩? 蒋明:我是用吉他写歌的,平时所有的动机和歌曲都出自木吉他,用吉他写歌有一种自由随性的感觉。而它作为伴奏乐器可以以一当十,以小博大,加上效果器等,可以制造出各种模拟音色和民族乐器比如古筝等音色,基本上够一个民谣歌手演出了。 彼岸吉他:音乐路是艰辛的,能被大家认知成名也可算是凤毛麟角,对于那些梦想音乐路的年轻人你会给他们什么样的建议? 蒋明:做什么比坚持做更重要。 彼岸吉他:最后非常感谢你接受我们杂志的采访,期待能听到你的现场,和你做面对面的交流,谢谢! 民谣歌手/空山乐队主唱-蒋明访谈录 策划:贝策 / 小宁

欢迎扫码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彼岸吉他

可在后台提出你的疑问,我们在线解答!

提示:登录后方可下载相关谱子!

登 录





《我是不舍昼夜的少年!民谣歌手/空山乐队主唱-蒋明访谈录》相关提问/评论(0条)

0条提问/评论。

200字以内
订阅服务
如果你不想注册,在这留下你的E-mail,
就可方便订阅我们的教程杂志谱集和资讯。
每期点歌-
让你喜欢的歌出现在我们的杂志里。。。
请正确填写下面项目,一定不要错字。
不要带书名号
热门谱集推荐



























老师暂无布置作业习题!

和弦查询 节拍器 调音器

手机扫码收藏/浏览

要删除该商品吗?
关闭



数量:

总金额:

删除 取消
支付提示
关闭

请您在新打开的网上银行页面进行支付
支付完成前请不要关闭该窗口

支付遇到问题 完成支付了
注册为彼岸用户
关闭
手机号:
手机验证码:
昵称:
密码:
  《彼岸吉他网/APP使用协议》
  已注册?登录
登录彼岸吉他网
关闭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了?
 
  没注册?注册
查看地图
关闭